《流金岁月》令人期待的,不仅是“为妮写娱乐新闻诗”!

娱乐新闻 2020-05-22136未知admin

  文/从易

  4月29日,《流金岁月》官宣开机,由《我的前半生》原班底打造,倪妮、刘诗诗(排名不分先后)主演。

  

  甫一官宣,就登上热搜。

  观众期待剧版《流金岁月》,一则,它改编自亦舒的同名小说。

  这本最早出版于1987年的女性言情小说,深刻影响了无数女性读者。

  《流金岁月》延续了亦舒的一贯特色:讲女人故事,写女性情谊。

  没有两女争一男的狗血三角恋,更多是女性的相互扶持,共同谱写一段流金岁月。

  小说中的朱锁锁和蒋南孙,亦是许多女性的理想模板。

  二则,亦舒的《流金岁月》曾于1988年被导演杨凡搬上大银幕,由钟楚红与张曼玉出演朱锁锁与蒋南孙。

  

  当时的钟楚红28岁,是影坛炙手可热的大明星;

  

  张曼玉24岁,正在她的时代。

  

  朱锁锁热烈,蒋南孙温婉贤淑。

  电影里保留了这两个风华绝代、千娇百媚的女演员最美的时刻,每一帧都令醉。

  

  

  只是颇为遗憾的是,影版《流金岁月》虽然保留了亦舒小说的人设,但情节却了“魔改”。

  不仅增加了小说中没有的男性角色宋家明,娱乐新闻更是让两个女主角与宋家明上演了一段烂俗三角恋。

  好好的带有鲜明女性意识、观念前沿的小说,又成了“两女争一男”的三情戏。

  因此,影版《流金岁月》虽然有顶配的选角,但剧情与亦舒小说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观众由此更加期待,剧版能够遵循原著的特色,拍出亦舒的风骨来。

  三则,剧版《流金岁月》是当前市面上罕见的“双女主戏”,由倪妮、刘诗诗担纲主演,与昔日影版的钟楚红+张曼玉,也不逊色多少。

  

  不同于许多IP小说改编的影视剧官宣后遭到反弹,《流金岁月》被赞誉是“神仙选角”,一开拍就积攒了大量的人缘。

  

  网友连CP名都取好了,“为妮写诗”。

  而除了“为妮写诗”外,剧版《流金岁月》的男性演员阵容也非常强大,有陈道明、董子健、杨祐宁、杨玏、田雨等。

  

  杨玏饰演的章安仁、杨佑宁饰演的王永政,会与蒋南孙有不少情感戏。

  董子健饰演的谢宏祖,与朱锁锁亦有情感上的复杂纠葛。

  陈道明的角色未公布,娱乐新闻但很有可能是小说中对朱锁锁有情有义的李先生。

  可以说,现在剧版《流金岁月》是拿了一手最好的牌。

  它该如何打好?如何化期待为爆款?

  神仙选角

  “为妮写诗”受到好评,不仅仅因为倪妮和刘诗诗都是人缘极好的演员,

  更在于,倪妮和刘诗诗的个人气质与小说中的朱锁锁、蒋南孙的气质,堪称完美契合。

  在娱乐圈真的很难找到比她们俩更适合《流金岁月》的演员了。

  倪妮饰演的是小说中的朱锁锁。

  

  她出生于一个幸又不幸的原生家庭。

  幸,她虽然从小寄养在舅舅家,但舅舅待她不薄;父亲也会寄钱来,她生活算阔绰,不愁吃穿。

  不幸,是她虽然姓朱,却不住在朱家,父亲是海员,一年到头,难得出现一次,即使回来,也居无定所。

  父亲把朱锁锁寄养在舅舅家,一住十年。

  朱锁锁曾对蒋南孙说起童年的恐惧,“初初搬到他们处,才八岁,一夜他们阖家去吃喜酒,剩下我一个人,每间间都下了锁才走,连大门都锁几重,南孙,那夜倘若有一场大火,你就不会认识朱锁锁。”

  童年的这段经历深深影响了朱锁锁的性格:她有深深的不安全感,要很多很多钱,或者很多很多爱。

  就像她说的:“我?我所拥有的一针一线,由我自己赚取,人家一切来自世袭,你说一样不一样。”

  “是,但你们或多或少,总有个底,至少晚上睡在父母身边,我,要一片一片从碎屑开始收集,个中滋味,不说也罢。”

  朱家遗传给了朱锁锁一张倾国倾城的脸。

  小说中这么描写朱锁锁的外貌,“一白的鹅蛋脸,五官精致,嘴角有一粒痣。”

  “她自管自蜷缩在沙发中,似一只猫,只用两只宝光灿烂的眼睛盯住他,嘴角似笑非笑。”

  “当夜她穿一条鲜红丝绒低胸晚装裙子,那件衣裳不知给什么撑着,没有带子,壳子似颤巍巍地站着,观者心惊肉跳,她胖了一点,胸位更像骑楼般凸出,一到腰身却骤然削拢,十分纤细,裙身绷紧,只到膝头,黑色钉水钻闪闪发光,配一双九公分高跟红鞋儿。”

  同为女人的蒋南孙也要感叹:朱锁锁就像是传说中的蜘蛛精,男性哪里敌得过这样的。

  聪明的朱锁锁,很早就懂得用这张漂亮的脸去男人那里,换取她想要的东西。

  她,妖媚,娱乐新闻又重情重义,。

  她心遂所愿地活着自己想要的人生,哪怕前方有南墙。

  而倪妮的个人形象和气质,是极衬朱锁锁的。

  她有着曼妙身材,清瘦、高挑、纤细,既英气又带着一点清冷;

  

  一旦笑起来,那如丝媚眼让她整个人显得又妩媚;

  

  那个又飒又,内心带着一丝丝不安全感、胸口却始终有一腔勇的朱锁锁,简直是为倪妮量身定做。

  刘诗诗饰演蒋南孙。

  她亦是极美的,小说中借他人视角这样描写蒋南孙:“她是那种罕有的不自觉长得好的女孩,随随便便穿一件麻包呢大衣加条粗布裤,鞋子老似坦克车般笨重,益发显得人而细致,不着颜色的面孔有天然的浓眉及长睫,做起功课来像电脑,喜读爱情小说这一点尤其可爱。”

  

  与朱锁锁一样,蒋南孙也有她的不安全感。

  她出生于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蒋家一家四口,掌握着财政的老祖母一直等待男孙出世。

  蒋南孙出生时,祖母得知是女婴,照样叫了牌搭子来搓麻将,一连七天,都有借口,直到母女出院,没去探望过她们。

  她之所以叫“南孙”,是因为祖母想要一个“男孙”。

  人在屋檐下,都要看着祖母脸色。因此蒋南孙小时候也明白:快乐是要去找的,很少有天生幸福的人。

  如果说朱锁锁是一株妖艳的曼陀罗,那么蒋南孙就是一棵树。

  她沉稳又坚定,自尊、自立、自强。

  知道凭借自己的双手、知识和智慧,去改变命运。

  由刘诗诗来饰演蒋南孙,毫不违和。

  与倪妮一样,刘诗诗也是以气质取胜。

  但与倪妮的冷媚不同,刘诗诗的气质带着更多的沉静典雅,强大又温婉、笃定又从容。

  

  与蒋南孙相似的是,私底下的刘诗诗爽朗活泼,在粉丝眼里有“师爷”之称。

  

  “为妮写诗”的形象和气质,很好地还原了小说中的朱锁锁和蒋南孙。

  两个都有完美的体态,漂亮的天鹅颈,纤薄的背部,超凡的气质……

  站在一起就是“美”本身,并且CP感十足。

  《流金岁月》有这样成功的选角,这部剧已经成功了一半。

  女性情谊

  《流金岁月》备受瞩目,还在于它是凸显女性情谊的“双女主戏”。

  以往市面上更多是“双男主戏”。

  “双男主戏”主要有两个意图,一个是凸显男人之间义薄云天、肝胆相照、惺惺相惜之情,如《绝代双骄》《天龙八部》。

  另外一种是“双男主,为卖腐”,从《镇魂》到《陈情令》再到《皓衣行》,蔚为壮观。

  颇为微妙的是,此前市面上也有“双女主戏”。但不同于“双男主戏”是体现男性之间的友谊,“双女主戏”更多是渲染女性间的厮杀。

  “防火防盗防闺蜜”,是此前“双女主戏”的普遍主题。

  《画皮》中,佩蓉和小唯,一人一妖,争抢一个男人的爱;

  

  《七月与安生》中,七月与安生固然互为镜像,相亲相爱,但她们也是要为一个不值得的男人撕破脸;

  

  《我的前半生》中,唐晶把罗子君当做最好的闺蜜,但罗子君最后却和唐晶最爱的男人贺涵走到了一起;

  

  更不必说一系列宫斗剧了。宫斗剧中最常见的戏码是,最好的姐妹,为了狗,最终的厮杀;

  《甄嬛传》中甄嬛与安陵容如此,《芈月传》中的芈月与芈姝亦如此……

  

  

  这种女性之间相煎太急的戏码,固然是戏剧性的需要,但它也隐含着一种的倾向——

  夸大女性群体之间的撕裂,污名化女性情谊,女性团结,最后落入的是男权制度的陷阱。

  为什么男人之间可以有义薄云天的兄弟情,女性却要提防闺蜜?

  这在无形中矮化了女性。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观众才期待《流金岁月》能改写这一陈旧刻板叙事。

  通过朱锁锁与蒋南孙的情谊,亦舒为我们刻画了一幅理想化的女性情谊图谱。

  没有,没有倾轧,没有因为男人的介入有嫌隙,更没有为男人争得的狗血桥段;

  它就只是两个女性知己,视彼此为灵魂伴侣,仿佛永远分离,却又终身相依。

  

  她们一起吃美食,一起学化妆,一起看电影,一起上下学,一起聊天,一起说喜欢的男生……

  在一人遇到困难的时候,另一个人总会在身边。

  朱锁锁从舅舅家离开,无处可去,可蒋南孙在门口等她。

  蒋南孙说,“快去洗澡。”

  朱锁锁问,“用哪个卫生间?”

  蒋南孙答:“我用什么,你也用什么。”

  这一刹那,我们会明白:原来朱锁锁活得放飞,是因为她知道,蒋南孙永远是她的港湾;

  蒋南孙会在门口等她,告诉她“我用什么,你也用什么”。

  在朱锁锁打算从蒋南孙家搬出去时,蒋南孙哭了,只为她心疼朱锁锁,“她没有一个自己的家。”

  别人只在意你飞得高不高,但只有灵魂伴侣关心你飞得累不累。

  有太多这样的时刻,蒋南孙默默替朱锁锁心疼。

  担心她工作忙碌吃不好,担心她在外不快乐。

  

  而朱锁锁同样是蒋南孙的依靠。

  在蒋南孙家因父亲投资不当陷入困境时,朱锁锁人脉帮蒋家度过。

  “你到哪儿去了,我到处找你,等着用人,乱成一团,全靠你了。”

  朱锁锁知道蒋南孙的要强,不待蒋南孙开口,她就准备妥当。

  两个生命中都有残缺的女孩,因为对方而更为完整。

  一个飞扬,一个安稳。

  安稳是飞扬的底气,飞扬是安稳的。

  所以蒋南孙说:“锁锁是那种难得的全天候朋友。我成功,她不妒嫉,我委靡,她不轻视,人生得一知己足矣。”

  她们知道彼此的盔甲与软肋,看到彼此的辉煌与落魄,在每一个仓皇无助的时刻亦相伴左右。

  她们深深了解彼此,清楚知道每一个决定自有它的缘由。

  她们不相亏欠,亦从不看低彼此。兴衰起伏、枯荣更迭,并不会影响她们的情谊半分。

  因为她们是姐妹,是灵魂伴侣,是人生的同人,只需要彼此走过——无论前方是阳光大道,还是坎坷小径。

  虽然写于1987年,但《流金岁月》的女性意识无疑是超前的。

  它强调女性的经济、;

  它女性之间的情谊(Sisterhood)。

  女性情谊是宝贵的女性主义资源。

  同为生理学意义和学意义上的女人,很多时候,只有女人才能深刻感受到同为女人所的歧视、困境和疼痛。

  就比如男人永远不知道一个女人月经的感受,但另一个女人知道;

  男人不知道怀孕的感受、生育的感受,但另一个妈妈知道;

  男人也不一定能体会到女性在中的种种歧视,但另一个职场女性知道……

  共同的境遇,应该让女性深切理解彼此、惺惺相惜,并联合起来。

  剧版《流金岁月》的成败关键在于,剧中的男神那么多,编剧能否克制住狗血冲动,不要滋生,弄出个三角恋来?

  它能否完美复刻小说中的女性情谊?

  不是钟楚红、张曼玉主演的影版,朱锁锁和蒋南孙又因为一个男生嫌隙;

  

  

  也不是剧版《我的前半生》,把亦舒的小说“魔改”了,硬生生多出了被闺蜜抢走男友,闺蜜的烂俗桥段;

  

  而是两个女性,她们没有相互提防,相互嫉妒;

  她们不必是同性恋,却彼此支持、彼此相爱;

  人生漫漫,她们不惧风吹雨打,因为她们所有共同度过的日日夜夜,都是流金岁月。

  更多一手新闻,欢迎下载新闻客户端订阅Ifeng电影。想看深度报道,请微信搜索“Ifeng电影”。

原文标题:《流金岁月》令人期待的,不仅是“为妮写娱乐新闻诗”! 网址:http://www.ucdhockey.com/yulexinwen/2020/0522/30666.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千秋万代新闻网 www.ucdhockey.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