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物 作者:专业圈套耽美围观

健康新闻 2020-05-2291未知admin

  从情敌到情人,沈潜一直觉得,他们的开始虽有些与众不同,但至少如今也算得上两情相悦,心意相通。却在某一天,亲耳听到那人在他们一起追过的白月光面前嗤笑:他么,只是我的玩物。于是他提出了分手。

  这是一个破镜重圆的故事,看似纠结虐心,实则轻松欢快。分手,是两个人非同寻常的感情的结束,也是一段真正的爱情的开始。文章文笔平实,人物塑造丰满生动,语言轻松幽默,一个分手之后的故事,却让人不时捧腹大笑。

  这个时间已经是一天的尾巴。可对于很多年轻人来说,他们丰富多彩的夜生活才不过刚刚开始。

  短短半小时,沈潜的手机已经响过了第三次。挂掉电话没几分钟,提示音又紧跟着响起。

  身边的朋友拿过他的杯子替他续上茶水,笑着问:“还是催你回去?”说着眼风一扫人,“不是我夸张,咱潜哥这小朋友,黏人绝对一等一。”

  电话那头查岗的人叫秦子熠,是沈潜的同居男友,今年才二十三岁,跟他们这几个三十上下的成熟男人相比,的确还算是小朋友。

  沈潜相貌是标准的正直英俊,不说不笑的时候气质稍显冷淡严肃。可他这么一笑起来,那种拒人千里的感觉就全消失了,温文尔雅、风度翩翩,让人如沐春风,仿佛说什么做什么都不会惹他生气似的。

  这是一场好友间的小型生日,沈潜另一侧坐着的,就是这次的主角。见状,x-ing格开朗的男人立即开口抱怨:“潜哥就是太惯着他了。我不管,圈套耽美今天我生日我说了算,反正谁也不能提前走!”

  话虽如此,晚饭吃到尾声、一群单身狗商量着转移阵地继续浪通宵的时候,却还是催着沈潜先回家去了。

  天色y-in沉,隔着透明的落地窗都能叫人感觉到压抑。朋友扭头往外看了一眼,嘀咕道:“又下雨了。这天儿,一下子就冷起来了。潜哥你怎么回去,有伞吗?”

  “我开车了,也有伞,不用担心。倒是你该多穿一件”沈潜的话语和脚步突然同时一顿。

  “好像看到一个熟人。”沈潜说,“我过去顺便打个招呼。你回去吧,别送了,他们还等你呢。”

  沈潜今年三十岁,跟秦子熠在一起不过两年时间。在那之前,作为一个无论心理还是生理都发育正常的男人,他自然是曾经有过喜欢的人的。

  他不仅是沈潜唯一一个喜欢过却没有追到手的朱砂痣,也是他的现任男友秦子熠求而不得的白月光。

  沈潜和秦子熠在一起之前,曾是彼此最强劲的情敌。那时若不是小安突然出了国,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背影很像小安的青年走进了走廊尽头的包厢。沈潜看了几秒钟,不紧不慢的跟了过去。

  这家会所隔音做得很好,任是各个包厢里头如何喧哗吵闹,楼道的也是十分安静的。

  沈潜站在那间包厢的门口,礼貌的敲了敲门。里头不知道在干什么,半天没有任何回应。

  他再敲,这回稍稍加了些力气,没关严的门却是吱呀一声被推开了一条缝,圈套耽美高亢的音乐声伴着喧哗的人声顿时有如实质的声浪涌入沈潜的耳朵。

  屋里的人玩得正high,没有人注意到门外站着的沈潜。他正要继续敲门示意,恰在此时不知道里头的人做了什么,音乐和喧哗突然停了,一个温柔好听的声音响起:“潜哥今天真的不来了吗?”

  而令沈潜更加在意的,却是随后那个无比熟悉的嗓音:“你有什么事非找他不可?有什么需要,只管跟我说。”

  一个陌生的男声嬉笑着说:“小安,当着咱们小秦爷的面总提别的男人,有人要不高兴了啊。”

  沈潜却只觉得那个熟悉的声音前所未有的清晰:“沈潜么,他就是我的玩物。”

  听到这种x-ing的描述字眼,沈潜微微挑了下眉,竟也没有感到多么意外。

  他甚至还有多余的心思从那代表着“不高兴”的冷淡倨傲和漫不经心语气中,听出一丝得意来。

  秦子熠应酬回家的时候,绵绵的秋雨已经停了。拉开车门下车,瞬间萦绕的空气潮s-hi冰凉,才不过十月中旬,就已经露出了寒冷的端倪。

  飒飒秋风中,他乌黑柔软的短发被吹的凌乱不堪,却丝毫不能影响这是个绝顶大美人的现实。只不过,此时此刻,美人的薄唇抿成了一线,圈套耽美漂亮的眉毛紧紧皱着,不耐烦三个字几乎化成实体写在了脸上。

  走出几步,想了想,他又停下来,一把扯下身上混杂着烟味酒味香水味的风衣外套,随手丢回了车里。

  那群富二代狐朋们,搞的他浑身乌烟瘴气也就罢了,居然还想他参与他们无聊的娱乐,彻夜不归。

  直到进了,看到明亮的灯光与熟悉的人,子里温暖的气息扑面而来,他的表情才稍微缓和了一些。

  沈潜正坐在沙发上,看着面前茶几上支着的一个平板电脑,偶尔伸出一只手去划几下屏幕,身形挺拔俊逸,表情冷峻专注。一条肥嘟嘟的灰色斯加卧在他旁边,毛绒绒的狗脑袋和前爪搭在他腿上,正吐着舌头一脸傻白甜的享受着被挠下巴的乐趣。

  斯加抖了抖耳朵,扭头看了门口的男人一眼,扫扫尾巴,象征x-ing的呜呜了两声。

  在门口的鞋柜找了一圈也没找到自己的拖鞋,秦子熠站起身,冲客厅喊:“我拖鞋呢?”

  肥嘟嘟的大狗又甩了甩尾巴,不看他,只张望别处,根本听不懂他在嚷什么。

  斯加这才跑到自己的窝里,叼出了珍藏的拖鞋。然后又飞快地跳回沙发上,把狗头伸到沈潜手下求抚摸求表扬。

  “已经停了。不过看样子晚上还有雨。”秦子熠把拖鞋换上,大步走进了客厅。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他似乎闻到了某种奇怪的味道:“你把衣服换一下吧。”

  他是那种穿衣显瘦有r_ou_的好身材,脱去衣服后露出的肌r_ou_色泽和线条都十分漂亮,配上那张出众美貌的脸,一举一动之间很有种叫人赏心悦目的x-ing感。

  沈潜的目光在那年轻鲜活的r_ou_体上随意转了一圈,不屈的抵挡住了,低下头继续一边给乐乐撸毛一边看平板电脑:“算我五个。”

  一连串的问题连珠炮般抛了过来。沈潜沉默了一瞬,回他:“就思凡他们几个。给思凡过生日。”

  三下两下套上几分钟都没穿好的裤子,他大步走到沈潜身边,挤开体型庞大的斯加乐乐,伸出手臂一把揽住沈潜的肩膀,头靠过去,撒娇似的抱怨:“看什么呢这么认真?都看不见我了。”

  平板的屏幕上是一个风景区的图文介绍,山山水水、花红柳绿的,看着倒也不错。

  秦子熠脸上乖巧,手臂圈着沈潜都从他的脸一往下摸到腰了:“想去旅游?”

  然后沈潜按住了他的手:“秦子熠。我有事跟你说。”语气有些久未见到的。

  “你说。”秦子熠心中一动,ch-ou出了自己的手,规规矩矩的摆出了洗耳的架势。

  自己的生日快要到了,他们维系着现在的关系也快要整整两年了。他是想要庆祝一下么?虽然自己没有这方面的想法,但要是他非想要,也不是不可以。

  因为作者菌还没出y-in阳师坑,更新时间暂时随缘_(:зゝ)_

  偌大的间里,只剩下略显粗重而克制的呼吸声。就连原本地趴在地板上撕扯秦子熠衣服的斯加都像是感觉到了两人之间一触即发的紧绷,偷偷看一眼沈潜,又看一眼秦子熠,把尾巴和下巴都贴在地上,不敢动了。

  良久,秦子熠率先打破了一室沉寂:“你是不是知道小安回来了?”

  他不相信。不是不相信沈潜真的有一天会腻,而是他提出分手的时机实在是相当凑巧。

  小安前脚刚回国,后脚他就要和自己一拍两散,这分明就是不知从哪得到消息打算甩了自己去找他那朱砂痣旧情复燃的节奏!

原文标题:玩物 作者:专业圈套耽美围观 网址:http://www.ucdhockey.com/jiankangxinwen/2020/0522/30553.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千秋万代新闻网 www.ucdhockey.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